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回忆录”,其实是不能作为历史依据的

共 122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795771
  • 工分:113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贝斯特全球奢华游戏平台

在“宋任穷回忆录”中,有这样的"记载":

......这里要特别说说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不要元帅军衔、不要勋章的一些情况。

根据军官服役条例和勋章奖章条例,按照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的历史功勋和在部队的任职情况,是应该给他们授衔和授勋的。在初步方案中,毛为大元帅,周某来、刘某奇、邓某平为元帅,李先念、谭震林、邓子恢、张鼎丞等为大将,毛等也列入了授勋名单。但毛坚持不要大元帅军衔。......

这个说法,流传很广,其实们根据这些年逐步解密的史料看,这些说法是不大靠谱的。

第一,关于“元帅”的资格与最终名单。

1955年1月14、15号,军委由国防部长彭总、总政兼总干主任的罗**主持召开了讨论军衔问题的座谈会,对授予元帅、大将、上将军衔人选的名单进行了研究。

会议经两天的认真讨论,取得一致意见:

元帅军衔授予军委员主席和11位委员,其中大帅军衔授予毛,元帅军衔授予11位军委委员朱*、彭**、林*、刘**、贺*、陈*、邓**、罗**、徐**、聂**、叶**。

1月16日,彭德怀、罗荣桓署名将上述意见报告了毛和中央。8月2日,彭总再次呈报授予少将以上军衔名单。8月3日,毛批示:“刘、邓:请印发各政治局委员,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讨论批准。”

拟以周总理名义将11人方案呈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批。1955年9月3日,总干部部罗**部长和三位三名副部长,遵照彭总的指示,代国务院总理周**起草了致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信函,全文如下:

“关于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问题,中央已决定现任军委委员之朱*、彭**、林*、刘**、贺*、陈*、邓**、罗**、徐**、聂**、叶**等十一同志均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彭副主席要我们起草国务院总理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呈请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函稿一份,现呈请审查修改并请即由国务院秘书处转送常务委员会讨论通过。”

-----很显然,其中根本就没有周**、刘**的影子滴。

因此,所谓“在初步方案中,...周某来、刘某奇、邓某平为元帅”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第二,关于“大将”的资格与最终名单。

军事档案馆已经正式解密了大将的资料,即符合大将条件的候选人,共计22人,名单如下:

粟裕、黄克诚、徐海东、陈赓、谭政、萧劲光、张云逸、罗瑞卿、王树声、许光达、张宗逊、宋任穷、肖克、王震、周纯全、许世友、刘亚楼、邓华、陈再道、杨得志、彭绍辉、王宏坤。

-----这里面,也根本就没有李先念、谭震林、邓子恢、张鼎丞等的影子的。

因此,回忆录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局限性,这是因为各人的视觉不同,容易产生形形色色的掺杂了个人想法的事情,所以,以“回忆录”评论分析历史想象、历史人物等,是会走入误区的。

即:“回忆录”,其实是不能作为历史依据的

“回忆录”,其实是不能作为历史依据的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9/3/14 10:52:00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回忆录”,其实是不能作为历史依据的,探究历史人物与事件,还是要从原始史料中挖掘,这才是历史研究与探讨的正道。

      2019/3/14 11:29:20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10420452
      • 工分:339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11楼 jinfeng6089
      据夫人楚青说:

      一九七五年十月,粟裕多次发作心脏病的基础上突患心包炎、胸膜炎、肺炎。脱险后,一九七六年一月,又一次发作心肌梗塞。夏季,重病初愈,粟裕对当时的政治形势极度忧虑和悲愤。

      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多次希望我把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战役、战斗写出来,但我从来不准备写。现在,我郑重地考虑了,决心写。这也许是现情况下我能够为党做的一点工作了。”他说:“我也考虑到了,即使写成了,不一定能出版。那不要紧,留给家人、儿孙们当故事看看也是好的。”他又说:“我将主要地写战役、战斗的背景,作战方针的形成,战场形势的演变以及我个人在当时形势下所作的若干考虑,以求能如实地反映一个战役指挥员是怎样去认识和掌握战争规律以夺取胜利或者导致失败的。我这样写,可能会受到有些人的非议,但我没有别的办法,因为离开战争指挥者的种种思考去写战役、战斗,就是死的;最多也只能算是战斗详报,而我没有办法去写其他指挥者们的具体思考。”

      他为我们规定整理材料的指导思想说:要写,就要坚持实事求是,按历史的真实来写。时间隔得很久了,你们要对我的回忆找有关材料核实。至于观点,我欢迎你们参加讨论,提出意见,但是最后还要按我所认识的程度来写。这就是实事求是和文责自负。

      我们开始工作。他讲述,我们记录整理。不久,“四人帮”被粉碎了。他欢欣鼓舞,积极投入到拨乱反正的斗争中。他说,写回忆录的事,现在不急了。我也把希望寄托在待他工作稍稍轻松,身体进一步康复的时候。虽然讲述和整理工作一直在进行者,但进展很慢。不料,一九八一年二月一日,他突发脑溢血。我悔恨欲绝,责备自己未能抓紧时间请他多谈一些。

      两个月后,他的病情竟然得到稳定和好转。我小心翼翼地试探他的记忆和思考力,发现他的记忆力衰退了,但分析、思考能力仍如既住。

      一天,我问他,还想完成那本回忆录吗?他说:“当然想的”。再如过去那样由他作系统的回忆和讲述是不可能了。我在保护他的健康的情况下,以闲谈的方式向他提问。每次,他都能简明扼要地答复我。少数时间,他精神好时,还能就某一战役作比较系统的回忆和讲述。就这样,我们一点一滴地继续积累了若干材料。

      在他重病之后,由组织上指派帮助整理材料的几位同志陆续回到其他工作岗位。整理回忆录的工作基本上停顿下来。但我想只要能把他的回忆材料留下来,将来总可以再想办法整理出来的。

      不幸接踵而来。数月后,他又发作脑血栓,此后便反复发作。他的语言、思维逐渐地迟钝了。但在每次病情好转后,我仍不放弃一点一滴地问问他。有一次、对一个重要问题,必需听取他的观点,我几天内多次向他提问,希望他谈一谈。不料,他每次都默默地望着我而不答言。

      我心急如焚,悔恨交加,掉转头泪如雨下。我觉得这项工作实在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如果再进行,对病人来说就大残忍了。几天后,他忽然力我说:你不要着急,你问我的问题我心里是明白的,只是我现在表达能力很差,慢慢地我会讲给你听的。就这样,我们又坚持工作了下去。

      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他的病情急剧恶化。一九八四年二月五日下午四时,粟裕同志终于离开我们而去。当时我立在他的身边,在极度悲痛的心情下对他立下誓言:你安心地去吧!我一定要完成你交付给我的任务。

      居心叵测,你无非是想证明,《粟裕战争回忆录》是其夫人代写的是不?还别有用心的用黑体字标出来?你知道《粟裕战争回忆录》是什么时候开始写的吗?1977年,距离粟裕逝世,这本回忆录就已经收集整理资料七年之久!直至粟裕离世仍未完成, 1977年开始,军科院调史研究部研究员(原山东野战军八师、华东野战军三纵八师、三野二十二军六十五师参谋长王希先帮助粟裕进行回忆录的整理,直到1982年粟裕病重,资料整理停滞后才调回南京军区工作。期间他负责整理豫东之战和宿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以及外线出击和沙土集战役资料,其中《外线出击与沙土集战役》一万四千余字,包括南、临战役,此文章被收入《粟裕战争回忆录》中。

      同时还有临时借调来的南京军区政治部创作室的创作员吴克斌(负责整理浙南三年游击战争回忆录),济南军区政治部文化部一位处长赵骜(准备整理回忆井冈山斗争)。还有研究员孙向明。这些在王希先的文章《疾风进草——王希先的人生经历》就有详细的记载。

      可以想见,《粟裕战争回忆录》在粟裕去世以前就已经收集资料并整理了整整七年!而这篇作者为未知的文章中你断章取义的用黑体字特意标出说明战争回忆录是楚青代写,何其无知!

      在粟裕未去世之前,资料的编撰自然是以粟裕为主,粟裕去世以后,回忆录的编写继续的话自然就是楚青,但是你却断章取义说全部都由楚青代写,但是你为什么不把这篇文章整篇文章全部展示出来?又是拿一截藏一截?是不是怕证实你在说谎?

      2019/3/15 21:13:3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单一的“回忆录”只能是重要的历史资料,但不能当作证据。它不像公文的原件,虽然单一,但它是公务文件,见到的人很多。回忆录中提到的某些事件,要有别的文字资料“互证”,才能进入证据的范畴。如果只是“孤证”,再像是真的,也不能当作历史证据。只能说“有此一说,尚未证实”。

      2019/3/15 0:25:27
      • 军衔:空军上校
      • 军号:467212
      • 工分:205298 / 排名:7708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真正的回忆录,是重要的历史依据,毕竟是当事人,人证物证,回忆录就是人证。

      不过,现在多数回忆录,都是别人代写的,不是本人写、本人口诉,或者不全是。《杨成武回忆录》就是杨成武的女儿写的。《李宗仁回忆录》是唐德刚写的,他为多人写过回忆录。不过,本人写的,也只能做参考。唐德刚回忆过,当初李宗仁找他写回忆录,口述的时候胡说八道的,唐德刚跟李宗仁吵架,说照你讲的写不行,没人信的。可以想象,假如李宗仁不请别人,本人拿起笔来写回忆录,肯定是瞎编一通。

      2019/3/14 22:57:54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795771
      • 工分:113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据夫人楚青说:

      一九七五年十月,粟裕多次发作心脏病的基础上突患心包炎、胸膜炎、肺炎。脱险后,一九七六年一月,又一次发作心肌梗塞。夏季,重病初愈,粟裕对当时的政治形势极度忧虑和悲愤。

      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多次希望我把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战役、战斗写出来,但我从来不准备写。现在,我郑重地考虑了,决心写。这也许是现情况下我能够为党做的一点工作了。”他说:“我也考虑到了,即使写成了,不一定能出版。那不要紧,留给家人、儿孙们当故事看看也是好的。”他又说:“我将主要地写战役、战斗的背景,作战方针的形成,战场形势的演变以及我个人在当时形势下所作的若干考虑,以求能如实地反映一个战役指挥员是怎样去认识和掌握战争规律以夺取胜利或者导致失败的。我这样写,可能会受到有些人的非议,但我没有别的办法,因为离开战争指挥者的种种思考去写战役、战斗,就是死的;最多也只能算是战斗详报,而我没有办法去写其他指挥者们的具体思考。”

      他为我们规定整理材料的指导思想说:要写,就要坚持实事求是,按历史的真实来写。时间隔得很久了,你们要对我的回忆找有关材料核实。至于观点,我欢迎你们参加讨论,提出意见,但是最后还要按我所认识的程度来写。这就是实事求是和文责自负。

      我们开始工作。他讲述,我们记录整理。不久,“四人帮”被粉碎了。他欢欣鼓舞,积极投入到拨乱反正的斗争中。他说,写回忆录的事,现在不急了。我也把希望寄托在待他工作稍稍轻松,身体进一步康复的时候。虽然讲述和整理工作一直在进行者,但进展很慢。不料,一九八一年二月一日,他突发脑溢血。我悔恨欲绝,责备自己未能抓紧时间请他多谈一些。

      两个月后,他的病情竟然得到稳定和好转。我小心翼翼地试探他的记忆和思考力,发现他的记忆力衰退了,但分析、思考能力仍如既住。

      一天,我问他,还想完成那本回忆录吗?他说:“当然想的”。再如过去那样由他作系统的回忆和讲述是不可能了。我在保护他的健康的情况下,以闲谈的方式向他提问。每次,他都能简明扼要地答复我。少数时间,他精神好时,还能就某一战役作比较系统的回忆和讲述。就这样,我们一点一滴地继续积累了若干材料。

      在他重病之后,由组织上指派帮助整理材料的几位同志陆续回到其他工作岗位。整理回忆录的工作基本上停顿下来。但我想只要能把他的回忆材料留下来,将来总可以再想办法整理出来的。

      不幸接踵而来。数月后,他又发作脑血栓,此后便反复发作。他的语言、思维逐渐地迟钝了。但在每次病情好转后,我仍不放弃一点一滴地问问他。有一次、对一个重要问题,必需听取他的观点,我几天内多次向他提问,希望他谈一谈。不料,他每次都默默地望着我而不答言。

      我心急如焚,悔恨交加,掉转头泪如雨下。我觉得这项工作实在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如果再进行,对病人来说就大残忍了。几天后,他忽然力我说:你不要着急,你问我的问题我心里是明白的,只是我现在表达能力很差,慢慢地我会讲给你听的。就这样,我们又坚持工作了下去。

      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他的病情急剧恶化。一九八四年二月五日下午四时,粟裕同志终于离开我们而去。当时我立在他的身边,在极度悲痛的心情下对他立下誓言:你安心地去吧!我一定要完成你交付给我的任务。

      2019/3/15 17:29:14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768900
      • 工分:7122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11楼 jinfeng6089
      据夫人楚青说:

      一九七五年十月,粟裕多次发作心脏病的基础上突患心包炎、胸膜炎、肺炎。脱险后,一九七六年一月,又一次发作心肌梗塞。夏季,重病初愈,粟裕对当时的政治形势极度忧虑和悲愤。

      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多次希望我把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战役、战斗写出来,但我从来不准备写。现在,我郑重地考虑了,决心写。这也许是现情况下我能够为党做的一点工作了。”他说:“我也考虑到了,即使写成了,不一定能出版。那不要紧,留给家人、儿孙们当故事看看也是好的。”他又说:“我将主要地写战役、战斗的背景,作战方针的形成,战场形势的演变以及我个人在当时形势下所作的若干考虑,以求能如实地反映一个战役指挥员是怎样去认识和掌握战争规律以夺取胜利或者导致失败的。我这样写,可能会受到有些人的非议,但我没有别的办法,因为离开战争指挥者的种种思考去写战役、战斗,就是死的;最多也只能算是战斗详报,而我没有办法去写其他指挥者们的具体思考。”

      他为我们规定整理材料的指导思想说:要写,就要坚持实事求是,按历史的真实来写。时间隔得很久了,你们要对我的回忆找有关材料核实。至于观点,我欢迎你们参加讨论,提出意见,但是最后还要按我所认识的程度来写。这就是实事求是和文责自负。

      我们开始工作。他讲述,我们记录整理。不久,“四人帮”被粉碎了。他欢欣鼓舞,积极投入到拨乱反正的斗争中。他说,写回忆录的事,现在不急了。我也把希望寄托在待他工作稍稍轻松,身体进一步康复的时候。虽然讲述和整理工作一直在进行者,但进展很慢。不料,一九八一年二月一日,他突发脑溢血。我悔恨欲绝,责备自己未能抓紧时间请他多谈一些。

      两个月后,他的病情竟然得到稳定和好转。我小心翼翼地试探他的记忆和思考力,发现他的记忆力衰退了,但分析、思考能力仍如既住。

      一天,我问他,还想完成那本回忆录吗?他说:“当然想的”。再如过去那样由他作系统的回忆和讲述是不可能了。我在保护他的健康的情况下,以闲谈的方式向他提问。每次,他都能简明扼要地答复我。少数时间,他精神好时,还能就某一战役作比较系统的回忆和讲述。就这样,我们一点一滴地继续积累了若干材料。

      在他重病之后,由组织上指派帮助整理材料的几位同志陆续回到其他工作岗位。整理回忆录的工作基本上停顿下来。但我想只要能把他的回忆材料留下来,将来总可以再想办法整理出来的。

      不幸接踵而来。数月后,他又发作脑血栓,此后便反复发作。他的语言、思维逐渐地迟钝了。但在每次病情好转后,我仍不放弃一点一滴地问问他。有一次、对一个重要问题,必需听取他的观点,我几天内多次向他提问,希望他谈一谈。不料,他每次都默默地望着我而不答言。

      我心急如焚,悔恨交加,掉转头泪如雨下。我觉得这项工作实在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如果再进行,对病人来说就大残忍了。几天后,他忽然力我说:你不要着急,你问我的问题我心里是明白的,只是我现在表达能力很差,慢慢地我会讲给你听的。就这样,我们又坚持工作了下去。

      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他的病情急剧恶化。一九八四年二月五日下午四时,粟裕同志终于离开我们而去。当时我立在他的身边,在极度悲痛的心情下对他立下誓言:你安心地去吧!我一定要完成你交付给我的任务。

      该回忆录,其实已经是文学演义,是以真实的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为背景进行的文学创作。

      区别于一般文学作品的地方,就是采用了“第一人称”式的写法而已。

      2019/3/16 9:50:0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中国之魏格纳一世
      大部分回忆录,

      绝对不能作为历史证据!

      19楼 中国之魏格纳一世
      (别的不一定可信。)粟裕回忆录,基本可信。
      21楼 963586
      粟裕回忆录,里面没有粟裕的一点墨迹出现,是一本第一人称小说而已,是最不可信的

      哦,里面的电文,命令等大量实据在相关资料中都能找到印证,并非孤证,586你又作何解释?你说小说就小说?

      主持审核整理资料五年,这叫未着一墨?直到出版历经整整十年的回忆录, 比起由一个未经战阵的年轻人匆匆半年写就,自己只写了一个字的回忆录,连济南战役中央军委毛泽东的重要电令都没有收录进去的,谁更可信?

      更何况,济南战役前,陈毅到济南前线鼓舞士气,作战前动员?(据许将军回忆录)

      2019/3/22 21:56:39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蓝魔215
      单一的“回忆录”只能是重要的历史资料,但不能当作证据。它不像公文的原件,虽然单一,但它是公务文件,见到的人很多。回忆录中提到的某些事件,要有别的文字资料“互证”,才能进入证据的范畴。如果只是“孤证”,再像是真的,也不能当作历史证据。只能说“有此一说,尚未证实”。
      补充一下,所谓“回忆录”,有狭义和广义两种解释。狭义的回忆录指某一人的回忆录,广义的回忆录指“书写个人经历”这种文体。

      所以,“回忆录不能当历史证据”不能一概而论。从来没有过记载,只有某一回忆录提出的某一事件,只能是提出某一问题,此问题不能当定论,只能备考。而同一事件,由几个经历人,从各自不同角度、侧面在各自的回忆录里提到,又能互相印证,那么这个事件(问题)就可以当作历史证据。

      2019/3/22 14:44:01
      左箭头-小图标

      不要说什么解密档案,就是解密也到不了小老百姓,回忆录有很多还是真实的。

      2019/3/21 16:38:49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53199
      • 工分:71565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蓝魔215
      单一的“回忆录”只能是重要的历史资料,但不能当作证据。它不像公文的原件,虽然单一,但它是公务文件,见到的人很多。回忆录中提到的某些事件,要有别的文字资料“互证”,才能进入证据的范畴。如果只是“孤证”,再像是真的,也不能当作历史证据。只能说“有此一说,尚未证实”。
      1.重大历史事件,参与的人是很多的。多人的回忆录交替成为证据的时候,就是证据了。

      2.楼主拿着许世友的回忆录当证据证明陈毅元帅视察了济南攻城部队,这么会又说回忆录不能当证据?

      楼主这些嫌其他网友给他掌嘴不得力,要自行掌嘴了。

      2019/3/19 10:43:19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253199
      • 工分:71565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中日绝不友好
      你又怎么证明你看的资料 是正确的呢?
      楼主不堪材料,而是制造材料。

      2019/3/19 10:39:32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768900
      • 工分:7122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中国之魏格纳一世
      大部分回忆录,

      绝对不能作为历史证据!

      19楼 中国之魏格纳一世
      (别的不一定可信。)粟裕回忆录,基本可信。
      粟裕回忆录,里面没有粟裕的一点墨迹出现,是一本第一人称小说而已,是最不可信的

      2019/3/19 10:09:30
      左箭头-小图标

      凡事都不能一概而论,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是毛主席的思想。

      改革开放中国一切,可不可靠?人民眼睛是雪亮。任何必假乱真,鱼目混珠都是不可能达到的,这是中国几千历史所证实了的事实。

      2019/3/18 22:25:04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中国之魏格纳一世
      大部分回忆录,

      绝对不能作为历史证据!

      (别的不一定可信。)粟裕回忆录,基本可信。

      2019/3/18 21:45:05
      左箭头-小图标

      16楼 963586
      鞠开(粟裕秘书)《我所知道的粟裕与楚青的爱情故事》

      ......1984年的2月5日下午,各种疾病总暴发,夺去了粟裕老首长宝贵的生命!楚青同志十分悲痛,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但她又想,光悲痛也没有用,大声疾呼向老首长表决心:一、我一定按照你的遗言将你的骨灰撒到你战斗过的地方,和烈士们长眠在一起。二、你没有完成的事我需要办的事,我一定不遗余力地将它完成!

      ........粟裕首长逝世后,楚青同志......

      第六件事,是1988年她主持撰稿并编审了“粟裕战争回忆录”。

      第七件事,1989年她参与审编了“粟裕军事文集”。

      .........

      呵呵,起码一部回忆录的编写资料收集加上写成出版花了十年的时间,足见这部回忆录的严谨,总比一部别人代笔匆匆写了半年,自己只写了一个字的回忆录强的太多了。

      2019/3/18 20:56:44
      左箭头-小图标

      16楼 963586
      鞠开(粟裕秘书)《我所知道的粟裕与楚青的爱情故事》

      ......1984年的2月5日下午,各种疾病总暴发,夺去了粟裕老首长宝贵的生命!楚青同志十分悲痛,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但她又想,光悲痛也没有用,大声疾呼向老首长表决心:一、我一定按照你的遗言将你的骨灰撒到你战斗过的地方,和烈士们长眠在一起。二、你没有完成的事我需要办的事,我一定不遗余力地将它完成!

      ........粟裕首长逝世后,楚青同志......

      第六件事,是1988年她主持撰稿并编审了“粟裕战争回忆录”。

      第七件事,1989年她参与审编了“粟裕军事文集”。

      .........

      还无聊到拿红字来标示?楚青是粟裕的遗孀,最了解粟裕的只有她,而且从1978年开始,就是她和粟裕一起主持回忆录的收集整理,粟裕去世,回忆录的继续编写不是她主持谁主持?主持撰稿并编审就是代笔了?就是她一个人写的?这种认识是何等的荒谬!可见你之见识,是何等的一般!就这水平,难怪有人说你连电报也读不懂,通知格式也看不懂了。

      2019/3/18 20:21:58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768900
      • 工分:71225
      左箭头-小图标

      鞠开(粟裕秘书)《我所知道的粟裕与楚青的爱情故事》

      ......1984年的2月5日下午,各种疾病总暴发,夺去了粟裕老首长宝贵的生命!楚青同志十分悲痛,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但她又想,光悲痛也没有用,大声疾呼向老首长表决心:一、我一定按照你的遗言将你的骨灰撒到你战斗过的地方,和烈士们长眠在一起。二、你没有完成的事我需要办的事,我一定不遗余力地将它完成!

      ........粟裕首长逝世后,楚青同志......

      第六件事,是1988年她主持撰稿并编审了“粟裕战争回忆录”。

      第七件事,1989年她参与审编了“粟裕军事文集”。

      .........

      2019/3/18 9:46:20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jinfeng6089
      据夫人楚青说:

      一九七五年十月,粟裕多次发作心脏病的基础上突患心包炎、胸膜炎、肺炎。脱险后,一九七六年一月,又一次发作心肌梗塞。夏季,重病初愈,粟裕对当时的政治形势极度忧虑和悲愤。

      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多次希望我把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战役、战斗写出来,但我从来不准备写。现在,我郑重地考虑了,决心写。这也许是现情况下我能够为党做的一点工作了。”他说:“我也考虑到了,即使写成了,不一定能出版。那不要紧,留给家人、儿孙们当故事看看也是好的。”他又说:“我将主要地写战役、战斗的背景,作战方针的形成,战场形势的演变以及我个人在当时形势下所作的若干考虑,以求能如实地反映一个战役指挥员是怎样去认识和掌握战争规律以夺取胜利或者导致失败的。我这样写,可能会受到有些人的非议,但我没有别的办法,因为离开战争指挥者的种种思考去写战役、战斗,就是死的;最多也只能算是战斗详报,而我没有办法去写其他指挥者们的具体思考。”

      他为我们规定整理材料的指导思想说:要写,就要坚持实事求是,按历史的真实来写。时间隔得很久了,你们要对我的回忆找有关材料核实。至于观点,我欢迎你们参加讨论,提出意见,但是最后还要按我所认识的程度来写。这就是实事求是和文责自负。

      我们开始工作。他讲述,我们记录整理。不久,“四人帮”被粉碎了。他欢欣鼓舞,积极投入到拨乱反正的斗争中。他说,写回忆录的事,现在不急了。我也把希望寄托在待他工作稍稍轻松,身体进一步康复的时候。虽然讲述和整理工作一直在进行者,但进展很慢。不料,一九八一年二月一日,他突发脑溢血。我悔恨欲绝,责备自己未能抓紧时间请他多谈一些。

      两个月后,他的病情竟然得到稳定和好转。我小心翼翼地试探他的记忆和思考力,发现他的记忆力衰退了,但分析、思考能力仍如既住。

      一天,我问他,还想完成那本回忆录吗?他说:“当然想的”。再如过去那样由他作系统的回忆和讲述是不可能了。我在保护他的健康的情况下,以闲谈的方式向他提问。每次,他都能简明扼要地答复我。少数时间,他精神好时,还能就某一战役作比较系统的回忆和讲述。就这样,我们一点一滴地继续积累了若干材料。

      在他重病之后,由组织上指派帮助整理材料的几位同志陆续回到其他工作岗位。整理回忆录的工作基本上停顿下来。但我想只要能把他的回忆材料留下来,将来总可以再想办法整理出来的。

      不幸接踵而来。数月后,他又发作脑血栓,此后便反复发作。他的语言、思维逐渐地迟钝了。但在每次病情好转后,我仍不放弃一点一滴地问问他。有一次、对一个重要问题,必需听取他的观点,我几天内多次向他提问,希望他谈一谈。不料,他每次都默默地望着我而不答言。

      我心急如焚,悔恨交加,掉转头泪如雨下。我觉得这项工作实在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如果再进行,对病人来说就大残忍了。几天后,他忽然力我说:你不要着急,你问我的问题我心里是明白的,只是我现在表达能力很差,慢慢地我会讲给你听的。就这样,我们又坚持工作了下去。

      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他的病情急剧恶化。一九八四年二月五日下午四时,粟裕同志终于离开我们而去。当时我立在他的身边,在极度悲痛的心情下对他立下誓言:你安心地去吧!我一定要完成你交付给我的任务。

      14楼 963586
      该回忆录,其实已经是文学演义,是以真实的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为背景进行的文学创作。

      区别于一般文学作品的地方,就是采用了“第一人称”式的写法而已。

      见识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你为什么先是不断地引用许将军的回忆录?被批驳后就说什么不能用来做依据了?甚至还篡改许将军的回忆录?《粟裕战争回忆录》的记载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第三野战军战史》、《毛泽东军事文选》基本上都能找得到印证,也只有你才是无顾事实捏造谎言来贬低粟裕乃至整个华东野战军。你见过有这么详尽,有大量当时电文为证据的演义?

      你编纂的故事就是你所说的权威资料?哪一次你不被批得无言以对而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

      2019/3/16 10:47:23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1768900
      • 工分:71225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jinfeng6089
      据夫人楚青说:

      一九七五年十月,粟裕多次发作心脏病的基础上突患心包炎、胸膜炎、肺炎。脱险后,一九七六年一月,又一次发作心肌梗塞。夏季,重病初愈,粟裕对当时的政治形势极度忧虑和悲愤。

      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多次希望我把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战役、战斗写出来,但我从来不准备写。现在,我郑重地考虑了,决心写。这也许是现情况下我能够为党做的一点工作了。”他说:“我也考虑到了,即使写成了,不一定能出版。那不要紧,留给家人、儿孙们当故事看看也是好的。”他又说:“我将主要地写战役、战斗的背景,作战方针的形成,战场形势的演变以及我个人在当时形势下所作的若干考虑,以求能如实地反映一个战役指挥员是怎样去认识和掌握战争规律以夺取胜利或者导致失败的。我这样写,可能会受到有些人的非议,但我没有别的办法,因为离开战争指挥者的种种思考去写战役、战斗,就是死的;最多也只能算是战斗详报,而我没有办法去写其他指挥者们的具体思考。”

      他为我们规定整理材料的指导思想说:要写,就要坚持实事求是,按历史的真实来写。时间隔得很久了,你们要对我的回忆找有关材料核实。至于观点,我欢迎你们参加讨论,提出意见,但是最后还要按我所认识的程度来写。这就是实事求是和文责自负。

      我们开始工作。他讲述,我们记录整理。不久,“四人帮”被粉碎了。他欢欣鼓舞,积极投入到拨乱反正的斗争中。他说,写回忆录的事,现在不急了。我也把希望寄托在待他工作稍稍轻松,身体进一步康复的时候。虽然讲述和整理工作一直在进行者,但进展很慢。不料,一九八一年二月一日,他突发脑溢血。我悔恨欲绝,责备自己未能抓紧时间请他多谈一些。

      两个月后,他的病情竟然得到稳定和好转。我小心翼翼地试探他的记忆和思考力,发现他的记忆力衰退了,但分析、思考能力仍如既住。

      一天,我问他,还想完成那本回忆录吗?他说:“当然想的”。再如过去那样由他作系统的回忆和讲述是不可能了。我在保护他的健康的情况下,以闲谈的方式向他提问。每次,他都能简明扼要地答复我。少数时间,他精神好时,还能就某一战役作比较系统的回忆和讲述。就这样,我们一点一滴地继续积累了若干材料。

      在他重病之后,由组织上指派帮助整理材料的几位同志陆续回到其他工作岗位。整理回忆录的工作基本上停顿下来。但我想只要能把他的回忆材料留下来,将来总可以再想办法整理出来的。

      不幸接踵而来。数月后,他又发作脑血栓,此后便反复发作。他的语言、思维逐渐地迟钝了。但在每次病情好转后,我仍不放弃一点一滴地问问他。有一次、对一个重要问题,必需听取他的观点,我几天内多次向他提问,希望他谈一谈。不料,他每次都默默地望着我而不答言。

      我心急如焚,悔恨交加,掉转头泪如雨下。我觉得这项工作实在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如果再进行,对病人来说就大残忍了。几天后,他忽然力我说:你不要着急,你问我的问题我心里是明白的,只是我现在表达能力很差,慢慢地我会讲给你听的。就这样,我们又坚持工作了下去。

      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他的病情急剧恶化。一九八四年二月五日下午四时,粟裕同志终于离开我们而去。当时我立在他的身边,在极度悲痛的心情下对他立下誓言:你安心地去吧!我一定要完成你交付给我的任务。

      该回忆录,其实已经是文学演义,是以真实的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为背景进行的文学创作。

      区别于一般文学作品的地方,就是采用了“第一人称”式的写法而已。

      2019/3/16 9:50:0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infeng6089
      “回忆录”,其实是不能作为历史依据的,探究历史人物与事件,还是要从原始史料中挖掘,这才是历史研究与探讨的正道。

      你编出来的更不能作为历史依据了,例如许将军是仅次于彭老总的战将这种说法,原因就因为山东兵团被短时间改为华东野战兵团一名?就以为和西北野战兵团同级了?

      2019/3/15 21:42:21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10420452
      • 工分:339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jinfeng6089
      据夫人楚青说:

      一九七五年十月,粟裕多次发作心脏病的基础上突患心包炎、胸膜炎、肺炎。脱险后,一九七六年一月,又一次发作心肌梗塞。夏季,重病初愈,粟裕对当时的政治形势极度忧虑和悲愤。

      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多次希望我把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战役、战斗写出来,但我从来不准备写。现在,我郑重地考虑了,决心写。这也许是现情况下我能够为党做的一点工作了。”他说:“我也考虑到了,即使写成了,不一定能出版。那不要紧,留给家人、儿孙们当故事看看也是好的。”他又说:“我将主要地写战役、战斗的背景,作战方针的形成,战场形势的演变以及我个人在当时形势下所作的若干考虑,以求能如实地反映一个战役指挥员是怎样去认识和掌握战争规律以夺取胜利或者导致失败的。我这样写,可能会受到有些人的非议,但我没有别的办法,因为离开战争指挥者的种种思考去写战役、战斗,就是死的;最多也只能算是战斗详报,而我没有办法去写其他指挥者们的具体思考。”

      他为我们规定整理材料的指导思想说:要写,就要坚持实事求是,按历史的真实来写。时间隔得很久了,你们要对我的回忆找有关材料核实。至于观点,我欢迎你们参加讨论,提出意见,但是最后还要按我所认识的程度来写。这就是实事求是和文责自负。

      我们开始工作。他讲述,我们记录整理。不久,“四人帮”被粉碎了。他欢欣鼓舞,积极投入到拨乱反正的斗争中。他说,写回忆录的事,现在不急了。我也把希望寄托在待他工作稍稍轻松,身体进一步康复的时候。虽然讲述和整理工作一直在进行者,但进展很慢。不料,一九八一年二月一日,他突发脑溢血。我悔恨欲绝,责备自己未能抓紧时间请他多谈一些。

      两个月后,他的病情竟然得到稳定和好转。我小心翼翼地试探他的记忆和思考力,发现他的记忆力衰退了,但分析、思考能力仍如既住。

      一天,我问他,还想完成那本回忆录吗?他说:“当然想的”。再如过去那样由他作系统的回忆和讲述是不可能了。我在保护他的健康的情况下,以闲谈的方式向他提问。每次,他都能简明扼要地答复我。少数时间,他精神好时,还能就某一战役作比较系统的回忆和讲述。就这样,我们一点一滴地继续积累了若干材料。

      在他重病之后,由组织上指派帮助整理材料的几位同志陆续回到其他工作岗位。整理回忆录的工作基本上停顿下来。但我想只要能把他的回忆材料留下来,将来总可以再想办法整理出来的。

      不幸接踵而来。数月后,他又发作脑血栓,此后便反复发作。他的语言、思维逐渐地迟钝了。但在每次病情好转后,我仍不放弃一点一滴地问问他。有一次、对一个重要问题,必需听取他的观点,我几天内多次向他提问,希望他谈一谈。不料,他每次都默默地望着我而不答言。

      我心急如焚,悔恨交加,掉转头泪如雨下。我觉得这项工作实在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如果再进行,对病人来说就大残忍了。几天后,他忽然力我说:你不要着急,你问我的问题我心里是明白的,只是我现在表达能力很差,慢慢地我会讲给你听的。就这样,我们又坚持工作了下去。

      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他的病情急剧恶化。一九八四年二月五日下午四时,粟裕同志终于离开我们而去。当时我立在他的身边,在极度悲痛的心情下对他立下誓言:你安心地去吧!我一定要完成你交付给我的任务。

      居心叵测,你无非是想证明,《粟裕战争回忆录》是其夫人代写的是不?还别有用心的用黑体字标出来?你知道《粟裕战争回忆录》是什么时候开始写的吗?1977年,距离粟裕逝世,这本回忆录就已经收集整理资料七年之久!直至粟裕离世仍未完成, 1977年开始,军科院调史研究部研究员(原山东野战军八师、华东野战军三纵八师、三野二十二军六十五师参谋长王希先帮助粟裕进行回忆录的整理,直到1982年粟裕病重,资料整理停滞后才调回南京军区工作。期间他负责整理豫东之战和宿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以及外线出击和沙土集战役资料,其中《外线出击与沙土集战役》一万四千余字,包括南、临战役,此文章被收入《粟裕战争回忆录》中。

      同时还有临时借调来的南京军区政治部创作室的创作员吴克斌(负责整理浙南三年游击战争回忆录),济南军区政治部文化部一位处长赵骜(准备整理回忆井冈山斗争)。还有研究员孙向明。这些在王希先的文章《疾风进草——王希先的人生经历》就有详细的记载。

      可以想见,《粟裕战争回忆录》在粟裕去世以前就已经收集资料并整理了整整七年!而这篇作者为未知的文章中你断章取义的用黑体字特意标出说明战争回忆录是楚青代写,何其无知!

      在粟裕未去世之前,资料的编撰自然是以粟裕为主,粟裕去世以后,回忆录的编写继续的话自然就是楚青,但是你却断章取义说全部都由楚青代写,但是你为什么不把这篇文章整篇文章全部展示出来?又是拿一截藏一截?是不是怕证实你在说谎?

      2019/3/15 21:13:3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795771
      • 工分:113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据夫人楚青说:

      一九七五年十月,粟裕多次发作心脏病的基础上突患心包炎、胸膜炎、肺炎。脱险后,一九七六年一月,又一次发作心肌梗塞。夏季,重病初愈,粟裕对当时的政治形势极度忧虑和悲愤。

      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多次希望我把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战役、战斗写出来,但我从来不准备写。现在,我郑重地考虑了,决心写。这也许是现情况下我能够为党做的一点工作了。”他说:“我也考虑到了,即使写成了,不一定能出版。那不要紧,留给家人、儿孙们当故事看看也是好的。”他又说:“我将主要地写战役、战斗的背景,作战方针的形成,战场形势的演变以及我个人在当时形势下所作的若干考虑,以求能如实地反映一个战役指挥员是怎样去认识和掌握战争规律以夺取胜利或者导致失败的。我这样写,可能会受到有些人的非议,但我没有别的办法,因为离开战争指挥者的种种思考去写战役、战斗,就是死的;最多也只能算是战斗详报,而我没有办法去写其他指挥者们的具体思考。”

      他为我们规定整理材料的指导思想说:要写,就要坚持实事求是,按历史的真实来写。时间隔得很久了,你们要对我的回忆找有关材料核实。至于观点,我欢迎你们参加讨论,提出意见,但是最后还要按我所认识的程度来写。这就是实事求是和文责自负。

      我们开始工作。他讲述,我们记录整理。不久,“四人帮”被粉碎了。他欢欣鼓舞,积极投入到拨乱反正的斗争中。他说,写回忆录的事,现在不急了。我也把希望寄托在待他工作稍稍轻松,身体进一步康复的时候。虽然讲述和整理工作一直在进行者,但进展很慢。不料,一九八一年二月一日,他突发脑溢血。我悔恨欲绝,责备自己未能抓紧时间请他多谈一些。

      两个月后,他的病情竟然得到稳定和好转。我小心翼翼地试探他的记忆和思考力,发现他的记忆力衰退了,但分析、思考能力仍如既住。

      一天,我问他,还想完成那本回忆录吗?他说:“当然想的”。再如过去那样由他作系统的回忆和讲述是不可能了。我在保护他的健康的情况下,以闲谈的方式向他提问。每次,他都能简明扼要地答复我。少数时间,他精神好时,还能就某一战役作比较系统的回忆和讲述。就这样,我们一点一滴地继续积累了若干材料。

      在他重病之后,由组织上指派帮助整理材料的几位同志陆续回到其他工作岗位。整理回忆录的工作基本上停顿下来。但我想只要能把他的回忆材料留下来,将来总可以再想办法整理出来的。

      不幸接踵而来。数月后,他又发作脑血栓,此后便反复发作。他的语言、思维逐渐地迟钝了。但在每次病情好转后,我仍不放弃一点一滴地问问他。有一次、对一个重要问题,必需听取他的观点,我几天内多次向他提问,希望他谈一谈。不料,他每次都默默地望着我而不答言。

      我心急如焚,悔恨交加,掉转头泪如雨下。我觉得这项工作实在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如果再进行,对病人来说就大残忍了。几天后,他忽然力我说:你不要着急,你问我的问题我心里是明白的,只是我现在表达能力很差,慢慢地我会讲给你听的。就这样,我们又坚持工作了下去。

      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他的病情急剧恶化。一九八四年二月五日下午四时,粟裕同志终于离开我们而去。当时我立在他的身边,在极度悲痛的心情下对他立下誓言:你安心地去吧!我一定要完成你交付给我的任务。

      2019/3/15 17:29:14
      左箭头-小图标

      单一的“回忆录”只能是重要的历史资料,但不能当作证据。它不像公文的原件,虽然单一,但它是公务文件,见到的人很多。回忆录中提到的某些事件,要有别的文字资料“互证”,才能进入证据的范畴。如果只是“孤证”,再像是真的,也不能当作历史证据。只能说“有此一说,尚未证实”。

      2019/3/15 0:25:27
      • 军衔:空军上校
      • 军号:467212
      • 工分:205298 / 排名:7708
      左箭头-小图标

      真正的回忆录,是重要的历史依据,毕竟是当事人,人证物证,回忆录就是人证。

      不过,现在多数回忆录,都是别人代写的,不是本人写、本人口诉,或者不全是。《杨成武回忆录》就是杨成武的女儿写的。《李宗仁回忆录》是唐德刚写的,他为多人写过回忆录。不过,本人写的,也只能做参考。唐德刚回忆过,当初李宗仁找他写回忆录,口述的时候胡说八道的,唐德刚跟李宗仁吵架,说照你讲的写不行,没人信的。可以想象,假如李宗仁不请别人,本人拿起笔来写回忆录,肯定是瞎编一通。

      2019/3/14 22:57:54
      • 军衔:空军上校
      • 军号:467212
      • 工分:205298 / 排名:7708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和平生活
      登某让帅也就一笑话,罗帅是各野战军中最优秀的政治员。
      罗帅不仅是政治员,也是指挥员,抗战期间他担任山东军区司令员多年,抗战结束,山东省是全国唯一的由中共控制的省,山东八路是八路军的头等主力。他率领着山东八路主力去东北,东北民主联军主体就是山东八路。很多人看他是四野政委,就以为他是专门做政治的。

      2019/3/14 22:48:42
      左箭头-小图标

      登某让帅也就一笑话,罗帅是各野战军中最优秀的政治员。

      本贴发自手机贝斯特全球奢华游戏平台:[围观热点军事动态,上手机贝斯特全球奢华游戏平台:m.hhslw.com]
      2019/3/14 15:48:33
      左箭头-小图标

      你又怎么证明你看的资料 是正确的呢?

      2019/3/14 15:37:42
      左箭头-小图标

      还有呢,55年授衔,好像50年还是51年就开始筹备的。

      按共产党新闻网的元帅授衔标准,罗荣桓和粟裕,仅差别在有没有入中央军委

      可是49年的中革军委,有粟裕,无罗荣桓,当时没有中央军委

      54年再建中央军委的时候,入了罗荣桓,授衔后,大将们才进了军委。

      毛要罗当帅,所以罗入了军委。这跟阎红彦要当上将,连忙给个军区政委职务一样。

      2019/3/14 14:00:18
      左箭头-小图标

      原始史料,哪里可以看到,或者有权威网站贴出?截图什么的

      2019/3/14 13:53:28
      左箭头-小图标

      大部分回忆录,

      绝对不能作为历史证据!

      2019/3/14 13:22:36
      左箭头-小图标

      “回忆录”,其实是不能作为历史依据的,探究历史人物与事件,还是要从原始史料中挖掘,这才是历史研究与探讨的正道。

      2019/3/14 11:29: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6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回忆录”,其实是不能作为历史依据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