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返乡记:“挑皮”和它给主人赚回的12万元奖金 – 贝斯特全球奢华游戏平台 - 贝斯特全球奢华游戏平台

扫码订阅

博士返乡记:“挑皮”和它给主人赚回的12万元奖金

2019年02月08日 21:03:00

来源:北京青年报

53人参与15评论

王龙一家

屏边这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如果没有电影《非诚勿扰》,可能不会有外人知道它的美丽和神秘。

作为苗族自治县,花山节是这里最隆重的传统节日。祭花杆、芦笙舞、爬花杆、苗族民间武术表演、打陀螺、踢足架、斗牛、斗鸡、打磨秋、山歌对唱……各种活动目不暇接。

王龙也在为节日忙碌着,他期待“挑皮”能在比赛中所向披靡,赢得一笔奖金……

“挑皮”今年5岁,长了一身健硕的肌肉,是麻布村里的9头斗牛之一。在过去3年,它为主人王龙赢回了12万元奖金和出场费。

斗牛“挑皮”

12万元奖金

屏边县位于云南红河州东部,距州府蒙自50公里,距越南首都河内300公里。这里交通不便,至今没有高铁,也没有高速公路。全县没有工业,是国家级贫困县和第一批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绿色生态”与“民族文化”成为这里的脱贫发展战略。

花山节每年正月初三至初五举行,集祭祀文化和娱乐文化为一体,经过五千多年的演变,世代相承,保存完整,是一个多角度、多形式展现苗族历史文化的集合体。

尤其是斗牛比赛,由于苗族人对牛的崇拜,赋予的是对祖先蚩尤的怀念,进而纳入到苗族宗教的审美及文化信仰之中,斗牛已不仅仅是田间地头的一项娱乐活动,更被视作是宗教文化的传承符号,还促生了民族体育产业。

王龙家所在的马鞍山村,矗立在山崖上,只有20户人家。由于人迹罕至,到处都是参天古树。村里的房屋都依山而建,仿若半空的浮雕。一旁的梯田,从下而上,一层一层,叠在崖上。

养一头斗牛,一直是王龙的一个梦。可马鞍山村交通不便,所有的物资都要靠人背上去,连牲畜都难以进出,生活非常困难。2009年,王龙一家6口决定离开世代居住的马鞍山村,花8万元,在交通相对方便的团坡村建起了新房子。

一年后,23岁的王龙说上了媳妇,但建房、娶亲留下的7万元债务,让他花了6年时间,靠到新疆摘棉花才全部还清。

2016年,王龙终于有机会在集市上买下了一头自己喜欢的斗牛,取名为“挑皮”。

让王龙没有想到的是,这头让他再次举债的斗牛,随着当地斗牛经济的逐年繁荣,却让他独辟蹊径地找到了致富的门路。

苗族人喜欢看斗牛是骨子里带的

麻布村里养了9头斗牛

“挑皮”的身价

苗族人对斗牛有着不一般的情怀,在很多养斗牛的人家,你会发现,他们最好、最新的房子不是人住,而是用来养斗牛。对于他们来说,斗牛是家里最大的财富。

王龙家也一样,家里几乎没什么家具,电器就是一台19寸彩电。但“挑皮”却受到最好的待遇,一年的饲料钱就要6000多块。在当地的贫困村,这比养一个孩子的花费还多。

为了养牛,王龙一年花两千块钱在村里租了别人的耕地,专门给“挑皮”种玉米,这样比从外面直接买饲料节省不少。而饲料中需要添加的谷草,需要到100多公里外的草坝购买,两千块钱一车,够“挑皮”吃上一年。

一说起“挑皮”,王龙就显得滔滔不绝。“挑皮”今年5岁,在他的精心喂养下,一身健硕的肌肉,牛角又直又长,透着王者的霸气。

三年来,“挑皮”屡战屡胜,如今已是远近闻名的传奇斗牛,不仅给王龙赚了12万元的奖金和出场费,还成为了红河州身价最高的斗牛。

“年前有人找斗牛协会会长游说,想买‘挑皮’,出价20万,我没舍得。”王龙说,他有自己的想法。

麻布村委会只有95户人家,由5个自然村组成,但村子里却养了9头斗牛。由于斗牛产业的发展,王龙成为了这条致富路上的最大受益者。

王龙的秘密,村里人其实都看得到。“挑皮”3年来赚回的12万元,王龙拿来承包了一片香蕉地,今年香蕉收成不错,卖了5万多元。王龙又把这笔钱投入柑橘的种植。

王龙说,20万元的卖价,对于他来说是天文数字。可拿这笔钱去做生意,自己没那个头脑;若存银行,最后只会坐吃山空。不如留着“挑皮”,它还能再打几年,总能把钱挣回来。等以后打不动了,也不会舍得像普通牛一样称斤卖掉,在他心里,“挑皮”早就是家里的一员。

去年9月,王龙又花20360元买了第二头斗牛,取名“常胜侠”。在2019年春节前的5个月里,常胜侠已经在三场比赛中,为他赚回了五六千元奖金。“只要牛在,生活就会越来越好。”王龙说。

以前的斗牛比赛地点在山坳中

屏边今年新建成的斗牛场

斗牛的产业链

在屏边,经济收入年年增长,但人们的消费观有浓厚的地域特色,并不像城市人一味热衷买车、买房。许多人从小就认为,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斗牛,就是人生的成功。

由于当地的牛性格普遍温顺,体格不够健壮,在比赛中难于取得好成绩。近年来,不少人都去老挝购买价格不菲的斗牛。

熊师傅这几年花十余万元从老挝买回了三头斗牛。他家收入主要靠种粮、香蕉等作物,一年收入不过四五千元。可熊师傅从小喜欢斗牛,早年开货车攒下点钱后,就开始玩斗牛。只可惜这些“进口牛”水土不服,先后死掉,让家里经济损失惨重。

屏边当地也形成了斗牛买卖的产业链条。斗牛的身价主要由比赛成绩决定,按当地说法,现在想在比赛中拿到成绩的牛,至少也要四五万元以上。当然也不乏一战成名的黑马,陶师傅的“断尾”就是。

“断尾”先天残疾,只有一半尾巴,体型也不算不魁梧,但“断尾”聪明,很有技巧,在比赛中战绩不俗。“断尾”起初是陶师傅借了3.3万买回来的,一年后以6万的价格卖到了昆明。陶师傅卖了牛的半年里走了很多地方,也淘了不少牛,都觉得没有“断尾”好,最后找中间人几经游说,又以10.6万的价格将“断尾”买了回来。

2017年底,屏边组织“大围山”杯牛王争霸赛,总奖金高达32.4万元,吸引了全国各地甚至越南、缅甸、老挝的两百多名斗牛爱好者报名。只可惜比赛前一周,因为突发因素,不得不临时取消,让众人好生遗憾。。

苗家人爱看斗牛,是骨子里的。只要斗牛的海报一出,刮风下雨也挡不住观众的热情,打着伞、披着蓑衣都要来看斗牛。

以前花山节看斗牛是免费的,地点就在团坡水库边的花山场,小山坳里挤得人山人海。今年新建的花山场交付使用,斗牛比赛也开始收取30-50元不等的门票。起初,人们还在犹豫是否要花钱买一张门票,但随着斗牛比赛的开始,能容纳4000余人的场馆,很快就座无虚席了。

作者/华中师范大学博士王钧

博士返乡记:“挑皮”和它给主人赚回的12万元奖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